郑勇男:当前金融对企业有伤害 民企融资难投资难
郑勇男:当前金融对企业有伤害 民企融资难投资难-北大金融培训网站
更新日期:2016-10-27 15:31:00 浏览:0
 搜狐财经讯 10月27日—30日,第十二届北京国际金融博览会在北京展览馆举行。130余家金融机构、近百位金融机构负责人、经济学家、投资大师参加了此次活动。本届北京金博会聚焦金融服务于持续推进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以及金融改革与创新所带来的新动能,以更好地发挥“中国金融业发展风向标”的引领作用。
2
 北京市工商业联合会的副主席郑勇男 [保存到相册]
  在金博会“2016中国金融年度论坛”上,北京市工商业联合会的副主席郑勇男发表了主题演讲。他分析,当前金融对企业有一定的伤害,一方面,金融产品的设计和后续保障没有完全到位,另一方面,企业自身运用金融杠杆的力度也不适当。
  当前民营企业融资难、投资难、投资意愿下降,主要有五方面的原因。首先是经济新常态下新旧动能的转换,有些企业对自身的转型升级缺乏信心,再加上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很多企业的市场出现了问题,这个影响到企业的投资意愿;其次是缺乏有效的投资标的;再次是随着全球化竞争,成本和技术趋同,没有核心技术;第四是审批渠道不畅通;最后是融资贵和融资难。
  以下是会议实录:
  尊敬的各位领导、各位嘉宾、企业家朋友们、媒体朋友们,大家下午好,非常荣幸能够代表北京市工商联来参加这次的金博会,金博会已经举办了十一届,本次金博会以金融发展、金融聚焦为主题,金融服务企业的务实创新,搭建起金融机构与企业的交流和服务的平台。对于加强产能结合,推进和拓宽企业融资渠道具有很好的意义,下面我想谈四个方面的问题。
  第一,还是首先介绍一下工商联,可能有的在座的朋友不太熟悉工商联,刚才我交换名片有人问我你们是不是工商局的?我说不是,你们是不是民主党派?我说也不是,这个也理解。工商联不是工商局,因为工商局是政府部门,我们工商联是党领导下的人民团体,我们也不是民主党派,我们是党内的人民团体。用我们的章程来讲,属于党领导的面向工商界以非公经济和非公经济人士为服务对象的人民团体和商会组织,也是党和政府联系非公经济的桥梁和纽带,是政府和管理非公经济的助手。大家一听这个比较官方、比较绕口,其实特别简单,按照今年3月4号习近平总书记在政协民建工商联讲话中提出,我们的职责就是两个健康,叫做促进非公有制经济健康成长、促进非公有制经济人士健康发展。
  说白了就是两件事,一方面是推动民营企业又稳又好地发展,不断地扩大就业、不断地进行科技创新来履行社会责任。另一方面,就是要引导企业家听党的话、跟党走,走正路、走好路,团结群众和领导广大的民营企业能爱国守法,积极投身到两个一百年的中国梦的建设。
  目前我们北京市工商联总共有32000家会员企业,覆盖了全市16个区县都有工商联,另外我们还有61个行业商会,还有200多个基层商会,我不知道在座的各位,比如说我是黑龙江人,北京市就有北京市黑龙江商会,大概有四千多家会员。
  工商联作为工商经济界最可靠的朋友,企业把我们称之为民营企业的娘家人,我们有责任和有义务为民营企业做好服务,将共同的意见和要求反馈给政府,促进政府制定相关的政策和措施来维护企业的合法权益。
  举一个简单的例子,今年上半年国务院来北京进行了三次督查,主要是促进民间投资,我们为了这件事情从中组织了三批总共50多家商会和企业参加了国务院督查组的座谈、走访,我们会同北京市相关政府部门推动了一个民间投资27条的政策。另外我们在每年两会期间既有团体提案、也有个人的提案,这是第一方面耽误大家的时间了。
  第二,企业的发展离不开金融的支持,现在产能结合越来越剧烈,企业的发展模式也发生变化。原来企业主要由他自有资金来滚动发展,这种形式越来越少了,原来我们讲大鱼吃小鱼,其实现在这个时代已经是快鱼吃慢鱼,越来越多的企业进入到资本市场,来借助金融杠杆的力量发展经济。今年上半年我们跟北京市的金融局,还有证监会、银监会共同搞了一个新三板政策解读,一天之内我们报名500多家企业,目前我们国内资本市场或者金融服务的市场已经非常发达,虽然大家还有很多不尽如人意、或者不满意的地方,但已经发展得非常快,比如说针对的我们国家推出的“一带一路”、京津冀协同发展、长江经济带三大战略,政府和金融部门推出了一系列的措施,确实支持企业有效地应对经济新常态,主动推进了企业的转型升级,加大了企业创新和创业的力度,应该说取得了很好的效果。
  但是,我们现在说金融对企业来说也有一定的伤害,这里边伤害我指的是相互的,一方面是金融产品的设计后续的保障还没有完全到位。另一方面有企业自身的问题,刚才我讲到为什么说叫促进企业又稳又好地发展?比如说这次我们国家提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其中明确提出“三去一补”,就是要去杠杆,为什么?要号召我们企业运用金融杠杆的力度要适度,企业不能把杠杆做得太高,风险太大,经不起风吹草动,尤其对于民营企业的改革。我们特别希望我们企业在发展中更稳健,我跟很多企业聊天的时候经常说你今年增长50%,明后年增长100%,大后年又增长100%,大大后年你消失了,我们希望今年增长10%、明年增长10%,后年还增长10%,连续增长做基业常青,尤其是我们民营企业发展如此。特别希望我们金融机构能够设计出更多更好的产品,让我们的民营企业在发展中得到大家的支持。
  第三,民营企业目前面临的困难不只是融资难,同时还有投资难,其实我觉得一说融资难,大家比较好理解,因为毕竟大部分的民营企业的规模不大,资产也有限,又没有国企的背景来备输,这种情况确实很常见。尤其目前经济下行压力比较大,民营企业的市场需求不足,融资越来越大风险。
  今年我们做过一个统计,中小企业融资贵是普遍性的,目前来说很多尤其到小微企业这一层,融资成本都在10%几以上,这么高的融资成本,很难有企业的利率有这么高,大家目前发展确实比较困难。但是越是这种情况下,越鼓励我们的企业要加大创新的力度,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有更高的利润来覆盖我们更高的成本,要用我们更高的增长覆盖我们更大的风险。
  另外一个说到了投资难,这个确实是新近出现的现象,尤其是今年上半年,这个情况特别明显。今年上半年应该说全国的民间投资的情况整体还是在增长,但增速是出现了下滑,这从大的年头来说15年首次出现这种情况。像北京市我印象中去年的时候民间投资占到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的比例已经占到了40%,这是非常难得的,因为大家知道北京的央企多、国企多、大的金融机构多,今年上半年也出现了增长放缓的情况,投资是我们国家经济的稳定器和加速期,对GDP的贡献一直是50%,所以国务院今年也开始了几轮督查。
  民营企业投资难、投资意愿下降、投资增速下降,我们分析有这么五个方面的原因:
  1、经济新常态下新旧动能的转换,有些企业对自身的转型升级缺乏信心,再加上目前去产能、去库存等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像有些煤炭、钢铁等行业全面收缩,很多企业的市场出现了问题。所以说他们自身的经营,包括他们自身的债务结构出现问题,这个影响到企业的投资意愿。
  2、缺乏有效的投资标的,尤其像比如说北京,北京大家知道这些年整个的市场经营环境是非常好的,我们全国性做过调查,大家都说到北京市成本高,到北京政府管得严,这个审批流程比较长、比较规范。但是有一点环境特别好,今年我们知道北京也在进行调整,向高精尖产业结构调整,疏解非首都功能,大的战略方向退出了,退出了以后现在省里边有钱,就是找不到投资的项目,也很着急,这里面就出现了确实标的有限。为什么北京的私募股权基金风投在全国都领先?因为北京的创新多,为什么创新多了以后还有那么多钱?因为北京自身钱也有,这里边确实具有非常明确的盈利前景的项目和产业不多。
  3、随着全球化竞争,成本和技术趋同,没有核心技术,一般性的市场竞争应该加剧。很多企业在这个特殊时候,战略的方向没有确定,目前迟迟都在进行转型,因为我们经常搞企业调研,我原来在国企工作18年,很多人说你过来给我讲讲,我有一个新项目,我说只要你有事我就去,给他们讲讲风险在哪里?未来有哪些新的增长点,规避你发展过程中遇到的问题。有些企业到现在不知道干什么?有人说我干点啥好呢?我说千万别问我干啥好,你可以问我干啥不好。
  4、审批渠道不畅通,依然存在着审批手续比较繁杂和各类玻璃门、弹簧门、旋转门的问题,我们设计的最适合政府、社会、企业三方都受益的PPP项目设计有问题,有的大项目涉及几百个亿,很多人投不进去,有的要求你有几级的资质,这个资质是历年积累了,除了央企基本上都达不到,这确实也影响到我们的投资。
  最后一个原因,刚才提到的融资贵和融资难的问题,现在很少有一个项目有自有资金,必然要用到金融市场的资本,当这个资本比较高的时候,他很难找到一个比较好的项目,用很高的收益把这个覆盖住,找不到很好的投资项目,这是我们看到的很多方面的原因。融资难和投资难,我们认为二者还是辩证统一的,相辅相成,产生的根源来自于风险的控制和利润的考虑,金融企业从风控和利润的考虑,很多企业要求比较高,所以产生融资难,民营企业从风险控制自身考虑,投资意愿和考虑逐步地减少,但是无论是企业也好,还是金融机构也好,所有的投资行为必然伴随着金融的需求,所有的金融行业的发展必然还要回归到实体经济。
  我们大家的目标还是非常一致的,这是我想说的第三个方面的问题。
  第四,破解民营企业融资难,促进民营投资,有这么几点思考跟大家分享。民营企业融资难的痛点是在于金融机构也要规避风险,甚至回避风险,需要金融机构、政府和民营企业三方共同着力来破解融资难题。这里面我们有这么几点思考:
  1、金融机构要加大和加快对金融创新,这是破解融资难的重要出路。比如说目前我们中关村推出了信用贷款,比如说像前两天去调研,昨天上午在苏宁电器,推出了供应链金融,以及今年北京市出台了《促进民间投资27条》里面提出了融资担保、融资租赁和证券公司三方合作,也能起到很好的作用。
  2、民营企业贷款难,难在缺乏担保。这一点我们金融机构也和政府一起创新方式,加大金融的支持,帮助民营企业迈过这个门槛。比如说我们现在一直在鼓吹信用贷款,就是希望能够通过第三方机构对企业的信用进行评估,拿这个评估的基础作为贷款的基本条件。比如说还有像我们提出希望能够由政府出一部分资金配合市场资金来作为过桥资金,这边只要企业愿意续贷,这边银行也同意续贷,过桥基金由政府提供的基金来解决,这样就减少了企业成本和风险。确实也有不良的机构出现骗还贷的现象,我们想通过这种模式来解决一些实实在在的问题。
  3、企业也要加强自身的建设,来适应金融创新的需要。比如说从去年年初开始,我们和中央财经大学共同搞了一个叫做鼓励有条件的私营企业建立信贷企业制度,我们去了一千多家企业,发现一个非常标准的利率,现代企业制度管理越规范的企业,它的企业发展越快,营业收入、利润增长越高,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企业自身也要提升自身的信用,要与上下游的企业和金融机构建立战略合作伙伴关系。有很多企业说我不缺钱,前天我看到一个企业,我都发展那么大了,一分钱贷款没有,我说这是错的,你不需要贷款的时候你才去银行贷款,你没有跟银行合作的任何记录,将来再跟银行贷款根本就贷不出来,这是一个企业整体战略性思考。
  民间投资的活力需要我们进一步地激发,这个状况改善确实比较难,应该说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民营投资,几次督查非常见效。从最近来说三季度民间投资的情况增速已经出现拐点,又重新开始往上走,这里边我们想下一步还有需要三个方面来推进。
  第一个方面,进一步地来解放思想,大家不要对民营企业有歧视,很多人不愿意说这个话,现实中是存在的。这个时候确实更需要政府部门加快改革步伐,干预担当,向改革要效率,进一步简化审批程序,压缩审批周期,确定了改革措施落地,见实效。像总书记讲的落地、落细、落实,同时加快国企改革和结构性改革,这个过程中给民营企业创造更多的机会。
  第二个方面,进一步地放开市场,在项目,尤其是政府项目的审批过程之中,能够对民营企业给更多的机会,营造长期稳定的投资环境和政策预期。这一点为什么叫长期稳定呢?自从北京开始疏解非首都中心以后,我最多一个礼拜能接待三四批人,有的地区我们也带了企业去投资的,很痛苦,走呢,确实符合北京经济调整发展的需要,去了之后我又非常担心,很多地方领导一换,政策全变,这个确实很麻烦,这一点来说确实还有要改善和完善的地方。尤其是政府的采购项目和PPP项目要在招标中降低门槛,给民营企业的民间投资更多的配套政策,给民营企业留出空间和余地,让民企有机会涉猎进去。
  第三个方面,企业还要继续发挥自己企业家精神,敢于承担风险,学会评估风险,规避风险和把握风险,要敢于与狼共舞,更加充分地利用资本市场的力量,加强与金融机构和国有企业改革,来开发国内和国外的市场,甚至可以推进国际并购。其实在国际并购机制非常好,国内并购机制也非常好,前两年股权投资非常热,从今年上半年开始,大家看很多的项目依然很有价值,但是它出现一个问题,它自身运营不下去了,其实是并购最好的时机。
  最后,我再表一个态,我们北京市工商联将一如既往地在与政府政策的对接方面,在与金融机构的合作方面,在组织企业与企业之间、商会与商会合作之间搭建更多的交流沟通信息共享的平台,共同地寻找合作商机。最后,再次代表北京市工商联对此次金博会的开幕表示热烈祝贺,预祝大会取得圆满成功。
 
(责任编辑:田欣鑫)
来源:搜狐财经

推荐课程

更多

学员风采

更多

结业证书